收藏本站 | 設為首頁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行業資訊 >> 從朱鎔基到李克強:總理的難題
資訊詳細內容

字號:   

從朱鎔基到李克強:總理的難題

作者:鳳凰財經來源:來源:鳳凰財經 瀏覽次數: 日期:2013年8月17日 11:47

導讀:今年年初以來,中國經濟增長疲弱態勢漸現,多項宏觀經濟指標屢次低於預期,經濟自主增長動力不足。其中,第一季度GDP增長7.7%,第二季度7.6%,6月PMI指標顯示,10 個月以來產出首次出現收縮,6月份進出口出現17個月以來罕見雙雙負增長。但是,新一屆政府頂住了出台新經濟刺激措施的壓力。

去年年底開始,基建、鋼鐵等企業就開始押寶新一屆政府的刺激政策,至今為止,他們眼中的“幸福”並沒有如約而至。

6月20日,銀行間同業拆借利率突然飆漲至13.4%的曆史高點,金融市場出現短暫的資金斷流現象,眾多金融機構都在市場上瘋狂找錢。央行一反常態,堅持不寬鬆、不放水。……一係列的跡象表明,李克強的經濟思路與以往有別,對於刺激政策的態度更加謹慎,央行的貨幣政策,自2008年以來的寬鬆中也開始了正式轉向。有媒體分析稱李克強下定決心將中國經濟帶上一條可持續發展的正確道路。路透文章稱,李克強的改革魄力讓人想起前總理朱鎔基。朱鎔基的改革在當時不受歡迎並且帶來了很多痛苦,但最終給中國經濟帶來了巨大的好處。

回顧90年代,朱鎔基擔任國務院副總理和國務院總理期間,適逢我國從計劃經濟體製向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製轉變的關鍵時期。中國經濟麵臨一係列難題:通貨膨脹、投資過熱、三角債、金融機構風險積聚、中央財政緊張、國企效益低……在黨中央、國務院領導下,朱鎔基直接主持了財稅體製改革、金融體製改革、國有企業改革、政府機構改革、投融資體製改革等一係列重大改革,趟過一個又一個雷區,實現了經濟軟著陸,初步建立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製的框架。1993年之後,中國開始真正加快了市場化改革的步伐,更堅決地朝向市場經濟體製轉軌了。

如今,中國經濟麵臨的嚴峻問題以及改革的難點再次集中在“經濟軟著陸”, “地方政府債務”、“整頓金融秩序”、“財稅體製改革”、“國進民退”等一係列問題上。92在线福利小说試圖通過對朱鎔基總理當年推行的改革措施和改革魄力的回顧,給今天的中國經濟以啟示和借鑒。當然,較之當年,如今麵臨的難題卻已經複雜得多。一樣的領域,不一樣的問題;新的總理,新的難題。

經濟軟著陸

在改革開放大潮下,全國大幹快上,經濟產生過熱勢頭,朱鎔基的鐵腕政策使得過熱的中國經濟成功軟著陸。

回顧上世紀90年代初經濟環境,92在线福利小说會首先想起在改革開放大潮下,中國經濟衝向新一輪高峰。全國大幹快上,各地興起投資熱潮,人們紛紛下海,投入到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中撈金。然而,問題很快便產生了。1993年,經濟過熱勢頭出現:越吹越大的房地產泡沫、高達兩位數的通貨膨脹、迅猛增加的基建投資、重複建設……

時任國務院副總理的朱鎔基主管經濟,他果斷采取了一係列措施治理經濟過熱,恢複經濟秩序,寧可經濟增速慢一點,也要拉住中國經濟這輛在危險中急速奔跑的火車。最終,成功實現了經濟軟著陸。

李克強同樣也接手了一個投資過熱的經濟體。

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後,寬鬆的財政和貨幣政策成為主基調,巨額的財政支出和貨幣發放逐漸暴露了大規模刺激政策的副作用:投資過度、產能過剩、重複建設,以及調控也止不住的房價,地方政府積聚的債務風險……

清理債務

在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由於市場疲軟,產成品積壓,工業生產中流動資金不足的矛盾很尖銳,企業、單位之間互相拖欠貨款和前清後欠的情況十分嚴重,像傳染病一樣困擾著中國經濟。當時企業間連環拖欠貨款形成巨額債務鏈,嚴重影響國民經濟正常運行。

當時,全國三角債累計達3000億左右。1991年6月底,在工商銀行[0.00% 資金 研報]開戶的1萬企業,“三項資金”占用達3523億元,其中產成品占用達1306億元,嚴重影響了國民經濟的正常運行。許多企業轉動不了,頻頻告急,要求盡快組織清欠。

1991年,朱鎔基從上海趕赴北京,出任國務院副總理,到京赴任之後,凳子還沒有坐熱,朱鎔基就趕赴"三角債"糾結最深的東三省,親自坐陣,現場清欠。兩年共清理固定資產投資和流動資金拖欠款2190億元,1991年清理1360億元,1992年清理830億元,實現了注入1元資金清理4元拖欠的效果。

2013年3月,李克強成為新一屆的國務院總理。解決地方政府債務危機也迫在眉睫。

數據顯示,2011年中國政府債務占GDP比重達到38%左右。據測算,若考慮隱性和或有債務,中國政府債務占GDP比重在2012年至2050年間將持續保持上升態勢,到2050年將升至107.7%。中國審計界一名高層人士表示,地方債務已經失控。7月17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發布了2013年度對中國宏觀經濟狀況的“年度體檢報告”。其中估算,截至去年中國政府債務占GDP的比重達45%以上。

金融體製改革

1980年代以來曆次經濟過熱的資金來源都是銀行貸款,在各級政府的幹預下,銀行成了官員和官商的提款機,但是無論政府、企業還是銀行,都毋需承擔投資失敗的責任,這種體製存在著嚴重的道德風險和通貨膨脹風險。1993年,每天都有500家新公司開業,每周有140家老工廠改頭換麵成了股份企業;全國都在爭建特區趕超深圳,中央政府批準了119個經濟開發區,可是實際上開張了8700個開發區;1000家房地產公司和10萬建築工人開進了廣西小城北海,因為人們相信這裏將是大西南的出海口;海南省的房地產比北海更熱,因為海南是全國最大的特區。地方政府的官員不再乞求中央政府給錢,他們發現其實銀行的錢想拿多少就拿多少,因為每個城市銀行裏的官員都是他們任命的,自然惟命是從。同年7月,朱鎔基親任中國人民銀行行長,開始強力收縮銀根,命令屬下的行長們在40天內收回計劃外的全部貸款和拆借資金。,這是對從中央到地方、從單位到個人的投資衝動的釜底抽薪。到7月底,拆借的資金收回來332億,還增加了405億的儲蓄,以此為儲備,銀行又可以發行幾百億元去收購夏糧,國庫券又有人買了,財政部不再厚著臉皮找銀行借錢發工資了,股市也止跌企穩了。報紙上興高采烈地歡呼“宏觀調控初見成效”。

而如今,中國金融市場也暴露出很多問題。中國的影子銀行體係已經隨著金融部門的深化發展和全球化進程而茁壯成長起來。格局的新變化昭示出央行所能調控的對象和掌握的信息資源都日趨狹隘。自雷曼倒閉以來,中國的信貸總額從9萬億美元上升至23萬億美元,在短短5年中複製了整個美國的商業銀行係統的規模。中國的信貸占GDP比率在五年內從75%上升至200%,而美國次貸危機及日本90年代初經濟泡沫破裂前的該比值大約為40%。2013年4月開始的債市黑金風暴已經卷入了眾多類型的金融機構,包括銀行、券商和基金公司等。

財稅體製改革

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後,為適應經濟體製轉軌需要,以充分調動地方和企業積極性為導向,以放權讓利為主線,形成了“大包幹”體製,該體製對激發地方和企業的活力發揮過一定的積極作用,生產迅速發展,但稅收不上來,國家的財政運行狀況極其困難,不僅如此,而且還形成了地方亂施稅收優惠,動用各種辦法截留中央稅收的情況。而原有製稅也暴露出稅目繁多、征管混亂、企業難以公平競爭等弊端。

當時,中國經濟財源枯竭,尤其是中央財政收入增長乏力,財政收入占國內生產總值的比重,中央財政收入占全國財政收入的比重,即當時人們常講的“兩個比重”逐年下降,財政陷入困境,中央財政連續多年出現被動性的財政赤字。

1993年4 月28日,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正式批準了稅製改革的基本思路,並決定朱鎔基負責幾項重大改革方案的領導工作。1993年7月中旬形成了國家與企業分配關係、工商稅製和分稅製改革三個初步方案。1993年9月2日、3日,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聽取並同意財稅改革方案。

中央政治局常委會9月3日通過財稅改革方案後,信息傳播很快,一些地方反映強烈,主要是針對分稅製方案,認為這個方案比較“緊”,並有一定的抵觸情緒。朱鎔基果斷決定,立即帶領中央各有關部門負責同誌赴地方,與地方黨政要員對話,聽取意見,改進完善。

從1993年9月9日到11月21日的74天時間,朱鎔基親自帶隊,帶領60多人的大隊人馬,其中主要是財稅係統的同誌,先後分10站走了17個省、市、自治區(包括計劃單列市),由遠及近,第一站是海南,接著是廣東,最後一站是河北。分稅製的確立也花了足足一年半的時間。朱鎔基後來回憶說:“實行分稅製,來自地方的阻力非常大。我是一個省一個省地去談,商量,妥協,總算談下來了,我自己則掉了5斤肉。”事後,朱鎔基曾經半開玩笑地說過,自己那段日子是東奔西走,南征北戰,苦口婆心。有時忍氣吞聲,有時軟硬兼施。在這兩個月裏,中央原定的分稅製方案在地方政府的強烈要求下不得不做出一係列調整、妥協與讓步。但實行全國統一分稅製改革的大原則,始終沒有動搖。

1994年財稅體製改革對中國經濟發展的積極影響92在线福利小说有目共睹,但由於中央過度集權,使地方用45%左右的預算內財力來承擔75%的事務,逼出地方政府各種亂象:土地財政、跑部錢進、年底突擊花錢。

同時,預算體製也存在著收入不統一完整、行政公務開支比例高、公共服務支出比例低、預算粗略不透明、轉移支付不科學和不公開、隱性債務規模大等問題。現行財稅體製的一係列弊病,已間接阻礙了國富民強的步伐,如果不進行及時調整和改革,再繼續運轉和積累下去,勢必會爆發嚴重的經濟、社會問題。

 

從“經濟軟著陸”到“清理三角債”;從“整頓金融秩序”到“分稅製改革”……朱鎔基與他的同仁,一起選擇了一條可為中國找到通往理想天堂的路--改革。改革中定下的市場化基調,使得中國社會沿著改革開放的正確路徑疾馳而去。

而如今,中國經濟也麵臨著這些方麵的問題:如何使經濟實現軟著陸?如何解決龐大的地方債風險問題?如何定位中央地方事權、推進財稅體製改革?如何解決影子銀行風險、整頓金融秩序……

與當年一樣的領域,如今卻是不一樣的問題。

今天,中國的經濟規模已經是二十年前的十幾倍,麵對的經濟環境更複雜,麵對固有利益格局的阻礙更大。改革已經進入深水區,觸動利益比觸及靈魂還難。改革,需要比當年更大的勇氣和魄力。

所屬類別: 行業資訊

該資訊的關鍵詞為: